浙江省临海市在线新闻平台     2018年04月04日 02:50
临海在线新闻播报
临海新闻网
当前位置: 临海新闻网 > 房产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作者:樊华    栏目:房产    来源:www.fnxxw.net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03 09:31

买主把我带到三墩,给我开了旅馆

第二天起床,买方中的男人不见了

昨天11:45,陈大伯来访:

我是潮鸣街道的孤寡老人,今年65岁。

于是,我去了这家房产中介潮鸣店,地址在潮鸣寺巷。

我房子挂牌120万元,本来说好房款一次性付清,当天下午4点,中介把我带到市民中心的房产交易中心,进行买卖。在交易过程中,都是中介给我操作的。签字时,我发现买房的人并不是本来要买我房子的人,对方说反正钱会付清,谁买房都一样。但成交后,对方并没有把钱给我。

中介说,现在已经5点多了,银行关门了,明天再把钱汇给我。

我一下子急起来,定金没有、房款也没有,这是怎么回事?

于是,中介给了我两万块钱,说是定金。我还是不放心,没拿到钱,我盯着他们不肯放。买主把我带到三墩,给我开了旅馆。第二天起床,发现买方中的男人不见了,只有一个女的在,反正我也不知道这一男一女什么关系。

女人说男人去工地了,让我先回家,今天肯定会打钱给我。到了下午,对方先打给了我40万,我稍稍放心了一点。

过了两天,买主联系我,说剩下的钱能不能宽限几天。又过了两天,这一男一女又找到我,说春节到了,要给农民工结薪,身边钱不够,能不能将给我的40万先借给他。

一开始,我是不同意的,但对方说农民工拿不到钱,到时闹起来,影响公司运作,到时我的余款80万,他们都拿不出来了。我一时心软,便同意把40万先借给他们。

我万万没想到,这是一场骗局,过完年,再也联系不上对方,我去他们公司,早已人去楼空。我向社区和派出所报案,中介解释说房子已经成交,跟他们没关系了……

据我所知,杭州已经有好几个老人的房子被这个人骗去了。现在房子被骗走了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人。

我该怎么办,想求助快报。

记者董吕平核实报道:昨天下午,我和这位来访的陈大伯见了面,他面容憔悴,声音嘶哑。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陈大伯说,房子过户给别人后,才发现自己上当了,现在自己暂时还住在那个房子里,可每天都很紧张,因为不断有人来“敲门”。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程友泉写给陈大伯的借款合同和承诺书等。

陈大伯曾向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所寻求法律帮助。

昨天,该所律师金柏霆说,律所确实在为陈大伯提供法律援助,就陈大伯陈述的情况来看,对方如果没有实际履行能力,将房子过户后马上转让、抵押等来“套现”,实际上就是诈骗行为。

目前,陈大伯一直在寻找程友泉,“希望他能站出来,把事情说说清楚。”

昨天下午,通过陈大伯,我们又联系到相同遭遇的另两位老人。

这个男人连续两年

陪我去坟头给我老伴上坟

吴老师,女,74岁,也是孤寡老人。

昨天,吴老师说起程友泉时,哭得眼睛通红。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昨天下午,吴老师向快报记者讲述被骗遭遇,泣不成声。

“这人是我在临安经人介绍认识的,刚接触时,他嘴巴很甜,整天叫我‘妈妈’,还连续两年陪我去坟头给我老伴上坟,后来就不断来找我,说没钱给农民工发工资了……我经不起他软磨硬泡,糊里糊涂把我仅有的两套房子给他了,办了‘他项权证’,我一个老人哪里懂这个啊,当初完全是信任他,”后来,吴老师才知道,办了“他项权证”,相当于给程友泉做了担保。

“他欠了别人的钱,用我房子担保了,现在人家找不到他,直接可以告我,来要我的房子了,水电费、退休金全被法院冻结,我现在身上没钱,全靠我学生资助我……”吴老师说。

吴老师哭着说,现在她就像砧板上的鱼,任凭程友泉宰割,唯一的法子就是卖掉房子,帮这个人还钱。“我的邻居们见我可怜,叫我千万不要卖掉房子帮程友泉还钱,说这是我的养老钱,我听到这里眼泪就要掉出来!”

“有人说我当初这么帮他,以为我是贪图小便宜,我一个孤寡老人干嘛要贪他的小便宜?我找过他,还被人关在车子里11天,如果说我贪了他小便宜,就是吃了他11天的饭。”吴老师说。

吴老师希望能尽快找到程友泉。“房子都是老伴和公公留下来的,公公的那套房子我刚装修好,一天都没住过,现在一想起这事,肚子里全是苦啊!”

我的房子被他弄去抵债了

我和妈妈住进了敬老院

阮老师,74岁,196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电子信息专业,退休前从事会计工作。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昨天下午,阮老师向快报记者讲述被骗遭遇,掩面痛哭。

“我住的房子是我妈妈的,妈妈住在敬老院,程友泉忽悠我把房子转入到我的名下,结果他就把我三证拿走了,但是我还没想那么多,后来他就带着我认识了另一个人,一起去了房管局办了‘他项权证’。”阮老师说,自己根本不懂“他项权证”,当时还非常信任程友泉,“结果没想到是程友泉把我房子抵押给了那个人。”

“后来那个人把我告上法院我才知道,程友泉欠了这个人的钱,用我房子做了抵押,法院判定我负连带责任。我从小住在这套房子里,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忍痛把房子卖了,帮程友泉还了对方的钱……现在我没房子了,跟妈妈一起住进了敬老院。”阮老师说。

阮老师说,自己又不欠程友泉什么,凭什么要帮他还钱?“他唯一请我吃过一顿饺子,我还担心欠了人家情,第二天马上也请他吃了顿。我年纪大了,吃不消找人,想有生之年能见到程友泉,问问他为何如此待我。”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昨天下午,阮老师、陈大伯、吴老师(从左至右)向快报记者讲述被骗遭遇。

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所金律师说,目前至少有三名受害人都和程友泉有关,都是孤寡老人,对方不仅仅是骗钱,而且通过骗房子来用于担保抵押。我们希望如果还有其他老人上当受骗,也能勇敢站出来。“目前这种行为属于刑事还是民事,暂时还不够明朗。”金律师说。

根据三位老人的描述,他们要找的程友泉,男,1964年生,临安人,从事装饰行业。如果有人认识此人,或也有上面三位老人的类似经历,请告诉我们。

7月26日人民日报发文

谁“偷”了老人的房子?

7月26日,《人民日报》A18版《民主政治周刊》栏目以大篇幅发表了标题为《近年来,一种专门针对老年人以“理财”之名实施的“房诈”新骗术浮出水面,谁“偷”了老人的房子?》的报道。

杭州三位老人房子被“偷”:他连续2年陪我给老伴上坟

昨天下午,三位老人拿出《人民日报》相关报道,向快报记者讲述被骗遭遇。

报道说,这两年来,北京致诚公益律师团队陆续接到十多起老人房子被“偷”的案件,这些案件都是有着相似‘套路’,充分利用了老年人不懂法的心理,通过别有用心提前设计好的各类法律文书,以及一系列经过精心策划、环环相扣的操作手法,让老年人最终陷入房子被变卖和过户的深渊。